这个世界变了,但人们开始觉醒了

我时常在想,如果每个人都不发声,每个人都不呐喊。就仿佛又回到了历史课本上的那个时代。那结果可能是优秀的人离开、狂妄的人继续压榨、底层的人最终走向团结。

此时此刻,我借着刚才的一腔怒火来书写这篇文字,我怕等明天起床投入到工作中之后就无从愿意提笔来书写这些令人气愤又忧伤的呐喊了。毕竟咱们能说话的地方越来越少了。

怒火

说回怒火,这次的怒火来自自己购买的房产。说起来,2021年买房的人,有谁没有一腔怒火呢?利息高企又暴降、房价高位接盘又下跌、质量应付了事,这都已是本年度的主旋律。而相比起那些烂尾却还要还贷一生的同胞,其实我还算幸运的了呢。可无论咱们如何说服自己,当自己成为“剧中人”,这如同吃了苍蝇般的恶心总会时长涌上心头让人心神俱愤。

有些恶心,其实是可以keep peace的,例如来自市场规律的波动导致股价下跌,例如来自世界大环境周期变化而带来的利息上下调整。这些case它既有合同约定,又有大众认知为基础。他就像是买一盒方便面时,封面在显眼位置明确的告知了你“图片仅供参考”;就像投资基金股票时,强迫你去承诺接受风险带来的损失。 如此一来,作为具有认知能力的成年人,当我们接受了这个条款就意味着愿意去承受他的负面可能,我们也愿意在发生不愿意看到的后果时向他们骂一句“靠”来最终与自己和解。

然而另外有些恶心却难以平息。近几年这开发商或者说资本家层面的恶心,已经超出了普通民众能够体谅的范畴。例如我的愤怒来自于铂世湾开发商毫无底线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和套路,以及后续各种冷处理或忽悠处理的应对措施。像我所购买的铂世湾房子,本来开发商所宣传承诺的配建小学是“公立华附”,华附这个名号在广州地区可谓是家喻户晓,瞬间让该楼盘变成了“名校加成”。在2020年开发商与教育局联合签署办学协议之前,小区开盘的楼栋基本上是在3万多的单价,而20年签署办学协议后,开发商开始在官方和各类媒体渠道疯狂以“公立华附”为标杆宣传楼盘,楼盘单价瞬间飙升到4.5-4.9万左右。大量的购房者都是图学区,其学区溢价效应不可谓不明显。

转眼到了2022年,两到三年的交房时间还没到,业主还没有来得及等来房子交付,反而等来的是“华附取消合作了”。原因竟是起初所宣传的公立华附其实是“与私立的华附”合作而成立的一个公立性质小学,这种模式不符合现在的政策规定。

有人可能会说,今年这环境“能交房就不错了”,ok,这可是几百万的大宗商品哦,我们的要求和底线要这么低吗。或者有人会说“早干嘛去了为什么不研究清楚再买”,诚然如此,但如果买个商品都要每个人先成为半个商品专家,那是否还有如今繁华的商业社会?自古买的不如卖的精,在巨大的信息差面前,唯有法律、商业信用和契约精神才是商业社会繁荣的基石。

当然,令人心生怒火的其实不止是单个的事件,而是一系列事件的集合,最终汇聚到一起才让人心生怒火。例如不经任何审批就私自公布超出周边市场几倍价格的停车费;例如质量把控不严格交房漏水率达到50%(来自业主群数据);例如宣传通向华南新城的市政路需要业主维权才能正常按期开通;学校的事情开发商选择冷处理却又不断的抛出烟雾弹欺瞒业主。关于开发商的骚操作,此处理应还有“等等”两个字,身处其中的业主自行体会。

最后一个铜板

随着这些年地产的快速发展,如果我说开发商是新时代的地主,或许身处其中的人们应该会有些人感同身受吧。虚假宣传、套路蓄客、霸王合同、管卖不管埋、拖延退款、非法挪用监管资金。整个社会的权力机关和底层民众,都被地产开发商所裹挟,成为历史洪流中一道道牺牲品。

如今的地产和古时候的地主一样,他们在赚取了你一大笔首付和30年的劳动力之后,丝毫不顾及你的死活,依然想压榨干你手上最后一个铜板。他们本来设计了一套精密的看似公平的规则来让大家上套,但在真正要抢走你铜板的时候,他们开始撕破脸皮:他们开始撰写霸王合同,他们开始不按法律要求来定价,他们开始扣你的首付扣你的押金,他们开始扣你的建筑用料档次,他们开始无所不用其极的榨干你手上最后那一枚铜板。

斗智斗勇

有压迫就有反抗,有坑害就有维权。不知何时起,当人们谈起“维权”二字,反而觉得自己是个有罪之人的感觉,甚至觉得有点不光彩。可是我们是否记得,“维权”这个词汇的意思是维护自己的权益,这是宪法和法律赋予我们每个人最基本的权利。奇葩的是,这俩字成了自媒体平台上的敏感词。

说起来,2021年房地产维权可能已经是常态化了吧。尽管新闻从来不报,尽管每个底层民众每日都在辛勤而又艰苦的出卖体力还房贷。但事实上,因为上下游产业连锁反应,害苦了下游大量的供应商、劳务公司、个人从业者,他们今年都游走在讨生活与维权的路上。维权者通常会发出疑问:“我们都体谅你开发商的难处已经把要求降到这么低了,你开发商就不能稍微舍弃一点利益满足下大家最基本的诉求吗”,然而不好意思,到嘴里的肉开发商宁可嚼了扔了他都不想吐回来。

而维权的路却不是那么好走,它如同革命一般,要牵动人性、牵动利益、牵动某些管理者的敏感神经。有的楼盘维权成功了,有的楼盘维权没有结果,这考验资本家的利弊权衡,考验维权者的坚持度和团结度,考验小区业主的智慧和胆识。既是一场双方力量的博弈,又是一场底层民众团结的考验。

而有趣的是,他们总会派出一些人来卧底制造舆论,打破维权组织的团结性,破坏维权者的活动组织,就像电视剧和历史课本里演的那样。我在想,如果您开发商有这功夫,是否可以直接跟业主对话寻求问题的解决方案呢。然而他们却不这样做,其实也容易理解,他从利益和立场的角度从来都是站在业主的对立面,他如果愿意对话就不会抢走你最后那枚铜板了。

觉醒

在以前,无论政府还是资本家,曾喜欢诉诸暴力来粗暴解决问题,他们认为问题掩盖过去了就不是问题。而如今随着自媒体的发达,他们不再敢做的那么过分了,但总想蠢蠢欲动地伸出暴力和软暴力之手。

在以前,所谓的公关会借用信息差来实现思想和观点转移,从而控制舆论转移话题,甚至移花积木来个反向倒打一耙。然而现代的业主和民众,拥有了起码的认知、学识、逻辑,人们也拥有了自我意识而不受制于所谓的集体大局观。

是啊,如果一个社会连私有财产都得不到保护,连契约精神都没有了的话,那么所谓的大局观又是在保护谁的利益呢?

2021经历了这么多维权,也总算明白了团结二字的重要性,明白了为什么历史课本上学习我d的历史,喊得最多的口号总是那句团结万岁,最重要的策略总是那个叫做统一战线的词汇。

原来,在真实的实践过程中,我们会发现“团结”是被压迫者多么高贵和难得的品质。既得利益者他们天然就是有着固有的团结精神,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驱动—“守住自己的资产,压榨别人的钱包”。而被压迫者天然被分散在资本家设计的各个坑位和制度中,无论思想、力量、组织工具都是割裂的、被分离的,我们发现它受限于人性、受限于被资本家设计的坑位和信息隔阂、受限于他们卧底进来的舆论公关扰乱人心。
而有组织的和无组织的对抗又是一种天然的力量和信息的不对等,所以民众想维护自己的权益唯有团结douzheng,才有希望,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但不过从哲学上讲,最终的趋势和规律是不变的;既得利益者的欲望本心,必然会催动他始终不停下脚步地去压榨和剥削底层民众,而底层民众总有一天会有一些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迫不得已团结在一起,不愿再过饥寒交迫的生活,不愿再被他打破契约抢走我的铜板,不愿再被他一次次的欺骗,像国际歌唱的那样。

呐喊

我时常在想,如果每个人都不发声,每个人都不呐喊。我感觉就仿佛又回到了历史课本上的那个时代。那结果可能是优秀的人离开、狂妄的人继续压榨、底层的人最终走向团结。